建党95周年 > 共产党家书 > 正文
家书与家风:任弼时家书
2016-06-01 15:58:00    来源:
  任弼时(1904—1950),湖南湘阴(今属汨罗市)人,原名任培国,号二南。1920年8月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。1921年5月赴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。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35年参加长征。抗战爆发后,任八路军政治部主任,和朱德、彭德怀等率八路军开赴山西前线抗战。1945年在中共七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处书记。1946年后,和毛泽东、周恩来一起转战陕北,协助毛泽东指挥解放战争。1949年初,指导建立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,被推选为团中央名誉主席。因长期抱病工作,任弼时于1950年10月27日在北京逝世,终年46岁。

  

 

1927年任弼时和陈琮英等的合影(后排中为任弼时,前排右一为陈琮英)

  致任远志

  (一九四七年七月二十七日)

  远志①:

  你几次来信都收到,未曾单独给你回信并非忘记了你们,而是当着有人要走时来不及单独给你写信。你和远征②走后我时常想念你们,特别当我捉臭虫时,就会记起你们③。后来搬动了几次地方,每处都有很多臭虫。现在住的地方初来时每夜要捉三四十个,要起来寻一二次。后来杨主任④到此,为我们带了杀臭虫粉和蚊帐,现在少了,可谓免除了对臭虫的恐怖。

  从你和你妈妈来信中得知,你到三交⑤后找到教员补习国文、算术和英文,这很好,下学期如果没有适当学校可进,就只好这样继续补习下去。读书主要在乎自己用心,希望你能坚持用功学习,而且在国文、算术方面多用功。平常要多看解放区出版的报纸,借以增加你的政治常识。

  自从你和远征走后二十天,敌人(三万余)就向我们驻地地区进攻,六月七号晚边我们离开王家湾,当时敌人距我们只有二十多里,九号敌人就到了青阳岔(你们回去时第一天经过的地方),十一号敌人回头时又经过距我们二十余里地方走过。在这短短不到十天当中我们搬动了三次,两次夜行军都遇着大雨。有一次夜行军天又黑雨又大,当时我想着幸喜你们没有随我们行动,不然那是可以引起病痛的,因为所有的人全身衣服都打湿了。从那以后,我们又安静的驻到现在,几乎有一个半月没移动。最近,敌又集中到保安、安塞地区,时常有小部到龙安镇杨家园子花子坪(即你们学校以前驻过的地方)一带游击,如果再向我们地区进攻,那我们又得有一时期要行动。

  来信很关心我的身体健康,感谢你的关心,但在这时期幸而未曾生过病,也未感冒过,一般说身体比在延安时更觉健强些,原因正是因为在敌人的“督促”下,使我们得到更多运动的机会,这不独我个人如此,其他几位伯伯叔叔也是如此。

  听说你到三交后又病了两次,是什么病?你妈妈身体近来是否要好些?念念。远远⑥据说好了很多,甚慰。远征近亦有一信来,我不另给她写信,你可将情形告她。并祝你们都好!

  你的爸 南

  七月二十七日夜

  你七月二十日信昨日收到。又及。夜。

  (摘自《任弼时书信选集》,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)

  【注释】

  ①远志,即任远志,任弼时的大女儿。

  ②远征,即任远征,任弼时的二女儿。

  ③1947年,任远志、任远芳与父亲一起住在陕北的窑洞里。陕北蚊子和臭虫多得出奇,每到晚上姐妹俩就手持燃着的蜡烛,顺着炕洞中的每一条缝隙,墙上、炕上、窗台上烧蚊虫,因此任弼时在信里提及“特别当我捉臭虫时,就会记起你们”。

  ④杨主任即杨尚昆,当时任中共中央后方委员会副书记、负责中共中央书记处办公厅工作。

  ⑤三交,陕西地名。

  ⑥远远即任远远,任弼时的儿子。

  致任远志

  (一九四八年十月六日)

  远志儿①:

  你前后来信四次均收到。我们曾寄你一信,并附旧棉衣一套,你是否收到。据瑞华②阿姨说,你患肚泻病,不知已经好了没有。甚念!特着邵昌和③叔叔来看看你,望详细回信告我们。

  你虽然没有插上二年级④,这也不要紧,但绝不要因为许多功课已经学过就不必用心了。以前对你说过,学习要靠自己努力,要善于掌握时间去学习。你们这辈学成后,主要是用在建设事业上,即是经济和文化的建设事业,须要大批干部去进行。建设事业就是要有科学知识。学好一个工程师或医生,必须先学好数学、物理、化学,此外要学通本国文并学会一国外国文,有了文字的基础,又便利你去学科学。外国文又以学俄文为最好,因为将来帮助中国建设的,不是英美而是苏联,许多建设事业必然要向苏联学习。但如果你们学校将来只有英文,那你只好随着也学习英文,如有英俄两种文字,你可选学俄文。你说不会把已学的一点俄文忘记,那很好,寒暑假回家时还可以帮助你补学一些。将来进高中或专科大学时,会要以俄文为主修课的。

  你妈的身体比你在家时要好些,有时有些头晕痛。我的身体最近又不甚好,因为开了一个时期的会,引起血压又高涨,现正由医生检查,可能要休息一时期,其他尚好,勿念。弟弟已经在本村上学,他读书还算用心有进步,身体也还算好。远征⑤妹前天到张阿姨⑥处打电话来说,身体很好,上月月考成绩平均是八十五分。

  送来半磅毛线,你一定要自己打好两双毛袜,以备你自己冬天用。这里不比南方,也没有延安住窑洞那样温暖,要自己好好保重。

  祝你努力学习

  你的爸妈

  南、英⑦

  十月六日

  弟弟问你好。

  外附来你所要的地图、字典及红蓝铅笔各一。又奶粉白糖各两包,听说华明⑧也生病,奶粉白糖各分一包送给华明。

  (摘自《任弼时书信选集》,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)

  【注释】

  ①任远志,任弼时的女儿,当时在华北育才中学学习。

  ②瑞华,即张瑞华,聂荣臻的夫人。

  ③邵昌和,当时是任弼时的警卫员。

  ④任远志在延安上初一时没有安定的条件,没按部就班地学习,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受军训、造地雷、坚壁清野、转战陕北,所以没能插上初中二年级。

  ⑤远征,即任远征,任弼时的女儿。

  ⑥即张瑞华。

  ⑦南,即二南,任弼时的号。英,即陈琮英,任弼时的夫人。

  ⑧华明,即叶华明,叶挺的儿子,当时在华北育才中学学习。

  致任远芳①

  (一九五〇年一月二十日)

  亲爱的卡秋莎②:

  今天(一月二十日)午饭后我一下子收到了你的三封信(一月十三日、十五日、十六日)。你走后,我也给你寄去了两封信,第一封(十四日写的)我想你已经收到了,第二封(十七日写的)你大概明后两天即可收到。

  卡秋莎!你在最后一封信里提出了回国的问题。我不懂你为什么产生了这种愿望,我记得,你刚来我这里时曾说过,你不想回国,也根本不想念爸爸和妈妈,可你为什么在我这里暂住一段时间之后就改变了主意呢?

  关于回国还是留在苏联这个问题,我还想和你商量一下,然后我们再作决定。

  一、回国当然有有利的一面。第一,你作为中国姑娘可以尽快学会中国话,这对你今后来说是非常必要的;第二,你将更多地了解中国人民的生活和斗争,这对你也非常重要;第三,你将和父母以及兄弟姐妹们生活在一起,这对你看来也是需要的。但也有不利的一面,那就是因为你不会讲中国话,你回国后第一年只能学中文,然后才能上学(当然也可以在学校里学中文),你将耽误一年的学习。

  二、你如留在苏联学习,这也有好的一面:第一,你不会耽误一年的学习;第二,你大学毕业之后,你不仅完成了高等教育,而且将精通俄语。当然也有不好的一面,就是你无法学会中文,这对你今后来讲是莫大的困难,此外你完全脱离国内的生活。

  这就是供你选择的具体情况。我想你最好留在苏联继续学习,完成大学教育,然后带着专业知识回国,这就是你在这里的时候我向你说的。

  但这一意见绝不是最后决定,你完全可以自己考虑对你怎样更合适。如果你坚决要回国,并像你在最后一封信中所说的,如果我不带你回国,你将永远哭泣、思念,而且还会影响学习,那我将在莫斯科治疗后带你一起回国。

  你接到这封信后,再想一下,然后告诉我你对这一问题的最后决定。

  我还不能确切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治疗,但至少我还要在莫斯科呆一个月。

  如果最后决定你回国(就是我同意你回中国),那我将在起程前三天到五天叫你从伊万诺沃来莫斯科。希望你暂时像平常一样安心好好学习,不要过多地想我,更用不着哭鼻子。

  我在这里仍住在疗养院中。因只身一人感到孤寂,已派来一位中国同志和我住在一起,他就是刘佳武③叔叔。他就是把你和其他同志从莫斯科送到“巴尔维哈”疗养院,并给你买了书籍和其他物品那个人,你还记得他吗?

  我刚收到你妈妈、姐姐和弟弟的来信。你妈妈讯问你来过我这儿吗?身体怎样?我已给她去了电报,告诉她你在我这儿呆了八天,已经回伊万诺沃去了。大姐请我代她吻你,二姐给你寄来一张贺年卡,弟弟问你身体和学习可好。

  所有认识你的疗养院的同事们向你致意并祝你学习好。

  再见!

  热烈地吻你!

  等你的回信!

  给你寄上四张照片。

  你的爸爸 布林斯基④

  一月二十日写

  一月二十二日寄

  (摘自《任弼时书信选集》,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)

  【注释】

  ①此信原文为俄文。

  ②卡秋莎,即任弼时的小女儿任远芳的俄文昵称,其俄文名为卡佳,当时在苏联伊万诺沃市第三十七学校学习。

  ③刘佳武,任弼时赴苏联治病的随行医生。

  ④布林斯基,任弼时使用的俄文名字的译音。

  致任远远

  (一九五〇年三月二十五日)

  亲爱的远儿①:

  我已经四个月没有看见过你了,但近日接到你的照片和你寄给我的大果子等,照相片看来,你是比以前长得更大了!恐怕也更加调皮些了。你上次写信说要和我算老账,我记得当我离开北京前一个星期就告诉了你,说明我将去东北休养,那还有什么老账可算的?假如我走的那天接你回来送我上火车,你在火车站上当着许多人奏起军乐来(哭起来),那又多么不好看呢!所以老账你再不要去算好了。

  远儿!我的病好得许多,再有一个半月就要回北京了。而且我回来时,将你的远芳姐姐②带回来,她很可能也进你的学校读书,将来你们两姊弟可以同去同回。你看那又是多么的好呵!可是我要先告诉你,你的芳姐姐生长在外国,她十一个月就离开了爸爸妈妈,现在十一岁了。她已在苏联小学四年级毕业,下半年本应该进五年级,但因她不懂中国话,回国后要先学习中国文,才能转进中国小学的五年级,所以她只好像娇娇③一样到你们学校去学中文。你也要帮助她学中国话,她回家后你必须准备处处帮助她,不能因为她不懂中国话就去欺侮她。我现在除买一架女脚踏车给小姐姐外,另买一架男孩脚踏车给你,可是远芳姐姐还没有车子,你要准备将你现用的车子将来送给芳姐姐作为你们相见的礼物。我想你是会同意,而且一定要这样同意才好,这也是我在事前要向你说明白的。

  远!你在寒假期中补习有成绩吗?上学期考试的成绩如何?你觉得自己进步如何?你是很好的听妈妈的话吗?望你下次来信告我。望你

  好好学习!

  你的爸 寄

  三月二十五日

  (摘自《任弼时书信选集》,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)

  【注释】

  ①远儿,即任远远,任弼时的儿子,当时在北京上小学。

  ②远芳,即任远芳,任弼时的小女儿,当时在苏联伊万诺沃市第三十七学校学习。

  ③娇娇,即李敏,毛泽东的女儿,当时在北京上小学。

6.jpg 

  任弼时与家人合影

作者:  编辑:王迅